武阳革命史略(一)

2011年09月18日 16:07:23
 

武阳革命史略一

    

      武阳位于瑞金市西南部,距城区约19公里。苏区时期至建国初期设武阳区,1958年设武阳公社,1982年设武阳乡,1998年设武阳镇。武阳在中国革命史、中共党史和中国苏维埃运动史上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民主革命时期,武阳不仅为中央红军的发展壮大、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形成,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政权建设实践,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同时为长征后三年游击战争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革命平台和武装力量。至今,武阳境内还保留着“长征第一桥”、“春耕生产动员大会”、“红军特科学校”等多处重要革命遗址、旧居、旧址。

    一、  中央苏区开创前的武阳革命形势

      1919年五四运动后,马克思主义与新文化运动在中国大地上迅速传播。在新文化运动的激荡下,武阳一群热血青年思想观念发生急剧变化。为更多地接触新思想、新知识,更好地探求改造社会的新途径,武阳一批学子纷纷离家外出求学。五四运动前夕至大革命时期,杨世沂考入长汀甲种商业学校;1917年夏,杨斗文考取江西省立第四中学。在校期间,他们大量阅读了《新青年》、《向导》、《岩声》等进步刊物及《共产主义ABC》、《唯物史观》等理论读物,初步接触了马克思主义,萌发了社会革命意识。

    1923年,杨斗文高中毕业后受聘于螺峰小学。在螺峰小学,杨斗文积极提倡改革教学,废除旧八股遗习,向学生传授新文化、新思想。同时废除地富豪绅垄断学校的制度,减免学费吸收穷人子弟入学,深受当地农民拥戴。1925年春,杨斗文来到县城私立绵江中学任教,并积极参加教育改革的激烈斗争。这场激烈的教学改革斗争在当时被称为是“新派”与“老派”的斗争。在新派与老派的斗争中,杨斗文、刘忠恩与谢仁鹏等认为这种文人式的社会运动,并不能救中国于水火之中,毅然离开绵江中学弃笔从戎,加入了国民党的蓝田民军。但是国民党蓝田民军的腐败治军再次让杨斗文等感到失望,杨斗文与刘忠恩、谢仁鹏商量后,携枪离开了蓝田民军,遭到民军的追杀。杨斗文等离开民军后,很快利用带回来的枪枝,组织了一支武装力量,为以后瑞金与武阳革命暴动打下了武装基础。1926年冬,国共合作的大革命局面发展到赣南。在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领导下,赣南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工农革命运动高潮。杨斗文也率部积极投入到这场斗争。在杨斗文的影响下,马荠塘人刘国兴也领头举行了武阳第一次长工暴动,积极地冲击了武阳的封建势力。

    19278月下旬,南昌起义部队在周恩来、朱德、贺龙等的领导下进入瑞金,不久即向会昌发起攻击。起义部队经过武阳时,杨斗文率百余名青壮年农民加入队伍,支援部队作战,受到朱德、贺龙的表扬。由于杨斗文的突出表现,起义部队从会昌回到瑞金后,起义军前委在绵江中学发展杨斗文等为中国共产党员。在此基础上,瑞金于9月上旬成立了第一个中共支部——绵江中学支部。从此,杨斗文与瑞金一大批进步青年,开始了在党的领导之下开展革命运动光荣历程。

    受南昌起义部队的影响,在长汀求学时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杨世沂,也联络该校瑞金籍学生30余人组成“桃荫社”,学习、宣传马克思主义,探讨改造中国的道路,并团结培养了一批革命青年。这批革命青年毕业回乡后,在杨世沂的影响下,大多数成为瑞金革命暴动的中坚力量。1928年,杨世沂受中共闽西特委派遣,从宁化回到家乡秘密进行革命活动。不久杨世沂在武阳发展了陈谋敬、谢步升、陈贻才等人入党,成立了中共武阳党支部。在武阳党支部领导下,武阳贫苦农民纷纷起来和地主土豪作斗争,武阳革命形势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杨斗文和杨世沂等一批先进青年在武阳的革命斗争,为武阳革命积蓄了力量,奠定了基础。

    二、  朱毛红军进入武阳前后

    1929年初,为打破国民党对井冈山的军事围剿,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主力转战赣南,试图到吉安东固与当地的红二、四团会合,反攻井冈山,实现“围魏救赵”的目的。但红四军来到赣南后,由于赣南地方党组织薄弱,一路竟找不到向导,经常走错路,部队给养也出现很大困难。在这种艰难困苦的情况下,红四军接连失利。19292月初,红四军经过大余、寻乌失败后,不得不转战会昌、武平,于27日转道拔英,8日进入武阳。

    红四军进入武阳的消息,很快让正在武阳领导地下武装斗争的杨斗文、谢仁鹏(谢仁鹏离开蓝田民军后,一直与杨斗文一起组织武装力量,开展革命斗争)得知。在得知红四军是党领导下的武装力量后,谢仁鹏自告奋勇当起了红四军的向导。谢仁鹏也为此成为红四军下山以来的第一个向导。

    由于谢仁鹏本是军武出身,懂得科学选择行军路线的重要性。因此,红四军在谢仁鹏的带领下,从螺石经松山渡过绵江河,翻越连坑山入高围,旋又从高围经沙洲坝下肖直达大柏地,一路走的基本上是安全的直线。国民党追兵可不认得这条路,照走大路绕了一大圈才追上红四军。这就为红四军赢得了宝贵的半天时间。利用这宝贵的半天时间,红四军吃饱喝足休整好后,于第二天大年初一在大柏地打了个漂亮的大胜仗,彻底扭转了红四军下山以来的不利局面。

    由于大柏地战争所取得的伟大胜利,此战被陈毅誉为是“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斗”。大柏地战斗所取得的成绩,自然离不开谢仁鹏的正确行军引导。为此,毛泽东也说,“自从有了谢向导,红四军再也不是睁眼瞎”。受大柏地战斗胜利的影响,几个月后毛泽东在瑞金还由衷地说:“瑞金是个好地方,一定要把这块根据地建好”。

    三、  红四、红五军会合与瑞金前委会议的召开

      红四军取得大柏地战斗的重大胜利后,不久即经宁都、兴国到了吉安东固,胜利的与吉安东固的红二、四团会合。在东固,红四军才得知井冈山失守,彭德怀已率部转战赣南寻找红四军主力。由于井冈山失守,毛泽东遂决定红四军主力就在赣南、闽西打游击,发动群众闹革命,以此创立新的革命根据地。

      19293月,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的领导下,转战闽西长汀,取得了长岭寨的重大胜利,击毙了守敌郭凤呜。利用红四军在长汀休整的时间,320日,毛泽东在长汀“辛耕别墅”主持召开红四军前委会议,提出了“在赣南、闽西20余县,建立、发展新的农村革命根据地,创造闽赣边界‘工农武装割据’的新局面”的计划。

    长汀会议后不久,毛泽东得知彭德怀已率部到了武阳,决定于41日向瑞金开进。42日,红四军主力到达武阳与彭德怀率领的红五军会师。据当年武阳村老游击队员杨长吉回忆,红四、红五军是在武阳村杨庆祥家门口的草坪上会师的。“毛主席的队伍是头天半夜时分到的,彭德怀的队伍是吃过早饭后有一两个钟头就到了。彭德怀的队伍还未到时,毛主席、朱德、陈毅几个就坐在门前的石板上,一边聊天,一边往村口张望。不一会,在村口站岗的一名战士跑来向毛主席报告:彭德怀军长他们来了!毛主席、朱德急忙站起来,和陈毅一起大步朝村口走去”,迎接红五军的到来。

    红四军与红五军在武阳会师后,休整了近一个星期。在休整期间,毛泽东接到了中共中央的“二月来信”。中央 “二月来信”由于井冈山失守,且未能了解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的领导下在赣南闽西所取得的初步成绩,对当时的革命时局作出了错误的判断。中央“二月来信”认为,目前革命形势尚处在底潮,为保存革命力量,要求红四军分散游击,朱德与毛泽东前往上海。

    为汇报红四军下山以来的情况及以后的发展计划,改变中央对目前时局的错误估量,毛泽东于45日在武阳代表红四军前委致信中央(即党史上著名的〈前委致中央的信〉),认为“我们三年来从斗争中所得到的战术,真是和古今中外的战术都不同,用我们的战术,群众斗争的发动是一天比一天广大的,任何强大的敌人是奈何我们不得的。我们的战术就是游击战术。大要说来是:‘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固定区域的割据,用波浪式的前进政策。强敌跟追用盘旋式的打圈子的政策’。‘很短的时间,很好的方法,发动很大的群众’。这种战术正如打网,要随时打开,又要随时收拢。打开以发动群众,收拢以应付敌人。”

    在致中央的信中,毛泽东首次提出了红军游击战的战略思想(这一战争略思想成为以后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信中,毛泽东还进一步的提出:“我们建议中央,在国民党军阀长期战争期间,我们要和蒋桂两派争取江西,同时兼及闽西浙西。在三省扩大红军的数量,造成群众的割据,以一年为期完成此计划。”“对于目前的工作的布置,决定在国民党混战初期,以闽西赣南二十余县一大区为范围,用游击战术以发动群众,以群众公开割据,深入土地革命,建立工农政权,由此一割据和湘赣边之割据连接起来,形成坚固势力,以为前进之根基。”从而正式提出了一年争取江西,建立革命根据地的计划。

    为进一步明确毛泽东代表前委向中央提出的战略计划, 46日,毛泽东在武阳村杨氏宗祠主持召开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会议正式决定“争取江西,同时兼及闽西、浙西”、“以一年为期完成此计划”,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的决议。关于这次会议的召开情况,朱德后来回忆说:“在毛泽东的主持下,瑞金会议制定了两项军事和政治作战方案。”“第一方案是要在赣南和赣中击溃反革命力量,把这个地区连同闽西地区变为中央革命根据地(当时尚无‘中央革命根据地’这一称呼,是朱德回忆时根据后来历史发展情况而赋予这个称呼的——引者注)。这个根据地应该不断扩大,以便与华南地区的零星苏区联结起来,这个方案由朱德和毛泽东执行。”“第二个作战争方案由彭德怀负责,派他重回井冈山,尽可能恢复群众运动。这项工作完成后,再前往他当年的根据地——江西西北的萍乡煤矿地区,把这一地区巩固和发展起来,直到把邻境的湖南、湖北地区包括进来,最终与朱德和毛泽东在赣东南建立的中央苏区联结起来。”

    毛泽东代表前委给中央的信及在武阳召开的瑞金前委扩大会议所作出的决议,无疑为以后中央红军的发展、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形成,提供了正确的战略方向和理论依据,在中共党史和中央苏区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

    瑞金前委扩大会议后的第二天清晨,红四军红五军相继离开了武阳,前往于都,开始了红四军在赣南分兵一个半月的计划,发动群众打土豪闹革命。彭德怀则率红五军返回湘赣边开展革命活动。

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